文涛丨《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发布时间:2020-02-02 11:00:48作者:小编

导读:原标题:文涛丨《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

原标题:文涛丨《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雨巷》

说起戴望舒

人们总不免想起他的那首《雨巷》

还有他的那个丁香般的姑娘

被冠为“雨巷诗人”

然而他“最有意义”的诗作

《我用残损的手掌》

被认为是表达对祖国、对人民深沉的爱

本期作品与你分享

这“最有意义”的诗作

文涛

厦门新闻广播播音员

戴望舒的作品

《我用残损的手掌》

作者与作品

戴望舒是中国现代派象征主义诗人、翻译家。在二十年代末和三十年代初因为其风格独特的诗作被人称为现代诗派“诗坛领袖”。无论理论还是创作实践,都对中国新诗的发展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

诗人以“残损的手掌”抚过祖国大地的形象化思绪,在想像中再现了他的家乡、长白山、黄河、江南、岭南以及他没有体验过的解放区的景象,以“手掌”的感觉展示了他内心情感的变化。诗人先是凄楚忧愤,转而热切期盼,对解放区寄予了民族复兴的希望。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幛,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这长白山的雪峰冷到彻骨,

这黄河的水夹泥沙在指间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当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么细,那么软……

现在只有蓬蒿;

岭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尽那边,我蘸着南海没有渔船的苦水……

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

手掌沾了阴暗,

只有那辽远的一角依然完整,

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

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

贴在上面,寄与爱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春,

将驱逐阴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

蝼蚁一样死……

那里,永恒的中国!

《我用残损的手掌》是“雨巷诗人”戴望舒1942年春在日寇铁窗下向苦难祖国的抒怀之作。

“残损的手掌”既是写实,又是诗人坚贞不屈意志的写照。

在今天重温这首诗竟有另一番滋味,小编觉得,仇恨可以化解,但历史不容遗忘!以史明智,与君共勉。

联合制作

我们明天见

敬请期待

*新媒体编辑:晨晨

*以上图源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授权请回复本微,关键词:转载「就是爱朗读」;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违者举报!

xmgd2015

xmfm996

xmdstydds

xmjtgb

xmyygb909

mnzs1012

xmstar2005

fm94tbc

责任编辑:

热门标签